写了篇周记,因为是喜欢的主题所以写得很high,然而被我们班那个普遍差评的语文老师一棍子打死了只给了48分【满分70】叫我重写orz。。。

求写手太太们指点一二。。。不甚感激QVQ

  • 大量歌词引用预警


  • 初稿【20170416】

花间旧梦

“不见琳琅十八春,如锦绣风,吹尽枝头不老棉,看遍惆怅,奈何天”

————玉璇玑

     “提笔,书一纸幽香,岁月,婉转了戏腔,梨花,醉了几人霓裳”难得的周末闲暇时分,我带着耳机,哼着婉转的曲调,沐浴在温暖的夕阳里,梦回那旧日的老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曾经的锣鼓和花香,飘散在弄堂走过场,昏暗的老宅旧的阳光,一枝独秀轻绽放。高台上,衣裾袅袅的戏子在咿咿呀呀,耳边回荡着锣鸣鼓响,腾挪间,水袖轻扬,粉白黛黑,唱念做打,铿锵婉转,戏剧正一如她最初纯净迷人的模样,而台下,却已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戏剧,我心目中最唯美的艺术。“她也曾金钗红袖夜未央,她也曾暮然回首有人望,只道是,戏子入画,一生唱”。 兰花指捻红尘似水,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,唱别久悲不成悲,十分红处竟成灰,愿谁记得谁,最好的年岁?可还记得银临一句“假如你舍一滴泪,假如老去我能陪,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”引得多少人感动落泪?可还记得孟姜女哭倒长城那声声啼血?可还记得“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话语时”最后却阴阳两隔的凄恻哀婉?

       有人说,曾经的传统文化,像一个来自遥远国度的女子,翻越过崇山峻岭,沙漠戈壁,来到我们面前大放异彩,在历史的滚滚黄沙中为我们开辟了一条丝绸之路。而作为三大国粹之一的戏剧,也正可谓“曾上高山倚绝壁,横断云中也恣意,风中荡,敢同奇峰比高低”。可如今,回首繁华如梦渺,残生一梦付惊涛,她却如一名攀岩的行者,周围都是悬崖峭壁,稍有不慎,便将坠入万丈深渊,不复从前的繁华与荣耀。

      可幸好,我看见了王佩瑜,她在这个戏剧没落的年代站了出来,她说:“京剧是乡音,既是故乡的声音,也是祖国的声音。我会一直唱下去,只要我还能唱”。我看见无数的“王佩瑜”们站了出来,接过戏剧的旗帜,将戏剧的歌声永远流传;“夜雨逐轻红,碧血酬前尘,寸心一株清明雪,折予赠君寄来生。”我看见无数的女孩子们站了出来,右衽交领,襦裙步摇,昂首阔步地走上街头;我看见越来越多的年轻音乐创作者们站了出来,将现代音乐与戏剧结合,为戏剧增添了生命力和更为强大的活力和感染力;我看见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二次元,将戏剧不断传唱……

      三月梨花雪,几载开了又败,彼时那弯儿月,何时初现于江畔,而我又在待何人?幸好,我等到了,我激动,我喜悦,我热泪盈眶,我等到了戏剧再次焕发勃勃生机的时代!

      “三唱三叹儿时曲,一曲别离又相遇,台上戏台下的人可记起?台上花开又一季,台下风雨几时起,花解语笑春风数传奇”。夕阳虽已落山,一轮明月却也已皎皎升起,照亮我身处的这一隅暗室,我带着耳机,陷入了甜美的梦乡,梦里有佳人轻歌曼舞,对月翩跹,屐齿踏着烛焰,杳然前行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•  下面是二稿【20170421】

 

花间旧梦

“不见琳琅十八春,如锦绣风,吹尽枝头不老棉,看遍惆怅,奈何天

   不见园林春色竟如许,去时陌上春暖正新棉,看遍良辰,千红如炬”

————玉璇玑

 

     “提笔,书一纸幽香,岁月,婉转了戏腔,梨花,醉了几人霓裳”又是一年春,梨花开正好。难得的周末闲暇时分,我带着耳机,沐浴在温暖的夕阳和绵绸的梨花香中,梦回那旧日的老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我心目中最唯美的艺术——戏剧。曾经的锣鼓和花香,飘散在弄堂走过场,昏暗的老宅映着旧的阳光,我听见戏剧正迸发她的音韵之美。高台上,衣裾袅袅的戏子在咿咿呀呀,耳边是锣鸣鼓响;我看见腾挪间,水袖轻扬,粉白黛黑,那是戏剧特有的视觉盛宴。

兰花指捻红尘似水,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,唱别久悲不成悲,十分红处竟成灰,愿谁记得谁,最好的年岁?戏剧正一如她最初华美迷人的模样,她的魂仍如千百年前一样毅美,可台下,却已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有人说,曾经的传统文化,像一个来自遥远国度的女子,越过崇山峻岭,五湖四海,来到世人面前大放异彩,在历史的滚滚黄沙中开辟了一条丝绸之路。而三大国粹之一的戏剧也是“敢同奇峰比高低,横断云中也恣意”。可如今,回首繁华如梦渺,残生一梦付惊涛,戏剧这门古老的艺术却如同身处悬崖峭壁,稍有不慎,便将坠入万丈深渊,不复从前的美好与荣光。

       可幸好,我看见了王佩瑜,她在这个戏剧没落的年代站了出来,她说:“京剧是乡音,既是故乡的声音,也是祖国的声音。我会一直唱下去,只要我还能唱”。诚如她所说,从她三岁那年初遇京剧,再到五岁开始学艺,如今三十余年过去,她从未停止追求京剧。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早起练嗓,养鸽练眼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练功房里有她大汗淋漓的身影,雪掩青松下有她出尘的嗓音,深夜灯旁有她攻读剧本,反复琢磨的背影……血与汗交织,当溪流注定汇成江河,流入奔涌不息的大海,台上的王佩瑜即使素面朝天,未着彩衣,她的一举一动,一板一眼间,我仍能看见京剧那顽强毅美的魂,在她身上高高飘扬,永不坠落。

     “夜雨逐轻红,碧血酬前尘,寸心一株清明雪,折予赠君寄来生。”我看见无数的“王佩瑜”们站了出来,接过戏剧的旗帜,将戏剧的歌声永远流传;我看见无数的女孩子们站了出来,右衽交领,襦裙步摇,昂首阔步地走上街头;我看见越来越多的年轻音乐创作者们站了出来,将现代音乐与戏剧结合,为戏剧增添了生命力和更为强大的活力和感染力……

      三月梨花雪,几载开了又败,彼时那弯儿月,何时初现于江畔,而我又在待何人?幸好,我等到了,我激动,我喜悦,我热泪盈眶,我等到了戏剧再次焕发勃勃生机的时代!

    “三唱三叹儿时曲,一曲别离又相遇,台上戏台下的人可记起?花解语笑春风数传奇”。夕阳虽已落山,一轮明月却也已皎皎升起,照亮我身处的这一隅暗室,在幽幽梨花香中,我陷入了甜美的梦乡,梦里有佳人轻歌曼舞,对月翩跹,屐齿踏着烛焰,杳然前行……

 


跪求指点QVQ先送上一个爱的么么哒w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评论(2)
热度(4)